首页> 故事会> 正文

夜谈鬼话(二)

来源:茹璇资讯网
  

踩坟

1997年,我爷爷病重住进了医院,因为家里离医院并不算近,所以我爸就和姑姑商量:除了我奶奶在医院守着我爷爷以外,他们两人就光下午去一趟,给我爷爷奶奶送饭。

这天下午姑姑因为工厂加班的缘故,下班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。怕老人等得心焦,她急忙忙的盛了点饭就赶了过去。当时从我们去医院有两条路,一条大路,一条小道。大路好走,但是要绕远路;小路虽然近,但是路上会经过一片坟地,阴森森的,听村里的老人说那里不干净。一般没有急事的话没人乐意走那条小道。眼看天已经完全黑了,我姑姑平日里胆又比较大,就索性从小路走了。

等她走到那片坟地时,这才发现村里的那些老人并没有骗她。明明是夏天,也不算太晚,一走近那片坟地却感觉像进了冰窖一样冷。气温反差之大让她狠狠的打了个冷颤。她抬头向四周看去,一个个矮小的土包七歪八斜的坐落在空旷的田野里,墓碑有的已经歪倒在地上了,几只乌鸦站在土包上,黢黑的眼直勾勾的看着她。姑姑倒吸了一口凉气,也不敢多做停留,赶紧小跑了起来。“啪嗒啪嗒”的脚步声传的很远,姑姑就跑了一小会,却感觉有点不对劲,以前她走这条路的时候没记得有这么长啊!想到这,她停了下来想仔细看看周围的景象认认路,但是,脚步声依旧在她的身后持续着,像是有个人在追赶她。姑姑惊恐的向后望去,月色下的田野一片空旷,脚步声此刻也停了下来。她这才稍微放下了心,慢慢的向前走去。说来也怪,刚才跑了那么长时间都没看到的尽头,这时她走了一小会却到了。

等到了医院,姑姑这才发现我奶奶此刻早已经急的转了转去了,一见她来,满脸焦急的跑了过去说道:“哎呀妮子,你干嘛去了,想饿死我跟你爹啊!”姑姑不满的说道:“哪有!这才几点,我走的时候才七点,现在也就八点整。”我奶奶一听这话却不乐意了,抓住了她的手把她拉到了一扇墙的面前:“还八点,早就十点半啦!刚才小陈(我表哥)来找你没找到,现在又出去找你啦!你赶紧回家吧,不然又得吵架。”姑姑看着墙上的钟表,一下子愣住了。怎么会?那条小路也就几十分钟的路程啊,难道是...?想到这,她浑身出了一身冷汗,说什么也不想走了。这时我爷爷却可诉了起来,指着我的姑姑,一双眼睛睁得老大,嘴唇还在不住的哆嗦,看样子想说些什么,却又说不出来。我姑姑抬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上,没啥不对劲啊,结果这时我奶奶的一句话却让她慌了神:“哎,闺女,是不是小陈在家里又调皮,把红墨水泼到你衣服上去了?来,脱下来娘待会给你洗洗。”我姑白眼一翻,顿时晕了过去。爷爷此刻的咳嗽声却停了下来。

后来爷爷病好出院了,第一件事就是拉着我姑去了趟坟地给我们村的李老太上了柱香,这老太太是个寡妇,丈夫死了多年,两个儿子也不孝顺,天天就想着老太太赶紧死了好分房子,兄弟俩还经常为了分房子这件事吵架,半个村的人都听得到。李老太是被活活饿死的。

烧完纸以后,姑姑疑惑的看着我的爷爷说道:“爹,咱跟她又不沾亲带故的,给她烧什么纸钱?”爷爷抖了抖手里的旱锅烟斗,长叹了一口气:“咋没关系了?上次你踩了人家的坟人家非得拉着你回地府给人家缝被子。还是我好说歹说把她劝了回去,你说有没有关系?”姑姑此刻一阵后怕,赶忙问道:“拿这件事完了?”“什么完了!哪有这么简单啊?”爷爷脸上一阵愤恨,狠狠地吸了口烟,骂道:赶明儿赶紧去扎花圈那让他扎个纸人烧了,这老太太说那里忒冷清想找人陪呢!”

这个故事是我小时候听来的,当时姑姑已经搬家了,跟着姑父去了另一个城市。直到很多年后爷爷死了,姑姑回家守灵,我忍不住问了姑姑这事是真是假,姑姑却并不答话,被我连着问了几遍后,姑姑才忍不住摇了摇头说道:“这事的真假你就别管了。反正记得,以后别踩了人家的坟就是了!”

茹璇资讯网